获奖文章你的位置:首页>>获奖文章

【2012三爱征文一等奖】父亲的厦门行

获奖文章|厦门网 2012-12-21 11:09:00
字号:TT

父亲的厦门行

◎厦门大学 许两有

一大早就被姐的电话给吵醒了,“爸已经快到湖滨南了,赶紧去接他!”我一骨碌就跳下了床,瞬时没有了睡意,匆匆洗漱一下便出门了。

刚进站里我一眼就瞅见了父亲。要辨认出他来并不困难,还是那件洗得褪色了的海蓝色中山装,衣服边角依旧是棱线分明,没有褶皱,透出一股子精神气儿。里边的衬衫领子早已经磨破了,脚下则是那双熟悉的军用布鞋。对于父亲的这套行头我是再熟悉不过了,小时候每次父亲要出远门时,在前一天晚上母亲总会用熨斗将父亲的每件衣服整平,动作不紧而不慢,细致到每一个小边角都不放过。外面的天气很冷,母亲把关怀与叮咛缝进父亲的衣服里,让父亲在外一个人时摸一摸就能得到温暖。

我领着父亲在路旁等公交回厦大,他一直摇着头感叹:“厦门变化太大了……”

“你上次来都几年了,所以你以后要常来,反正又不远。”我理了理父亲的领子,感觉到父亲似乎又比上次老了一些。

不多会儿就到学校了。“爸,我带你逛逛我们学校吧!”父亲环顾了一下四周,并没有马上回答我,接着徐徐说道,“不急,我先到你宿舍看一下。”我刚想说什么,话到嘴边就又咽回去了,只得照办。作为一名退伍老兵,父亲有时就是这么的不容商量,况且我也明白他应该是在心里盘算许久了。我大三那年,由于宿舍表现分过低,直接导致了我无法按期转为正式党员,延长了预备期。在父亲眼里这件事就是我人生中的一个污点,记得当时他足足有两个礼拜不接我电话,至今我仍心有余悸。

从厦大本部穿过芙蓉隧道到学生公寓也有一段距离,我们并排走着。隧道两旁五彩斑斓的壁画让父亲的脸上又挂满了好奇,不时地驻足停留,像是在思考着什么,我发现父亲认真起来时倒不会那么的严肃了,更像是一个好学的孩子。好不容易到了宿舍,父亲马上就皱起了眉头。我立刻明白问题出在那凌乱的床单上,早上走得太急了。于是赶紧收拾,半点不敢怠慢。父亲自己抓过一把椅子坐下,开始了训话。“你还是没有真正吸取到教训,上次组织对你的教育还不够深刻吗?……”我心知理亏,默默地给父亲倒了杯水,一言不发。“看来我这趟还真是来对了!”父亲呷了一口水后接着说,“你不能再犯同样的错误了。另外,作为一名党员,宿舍关系要搞好,保持宿舍和谐,想以前我们在部队里一间宿舍要睡多少人啊,每个人都亲如兄弟……”每次一提到过往在部队里的事情,父亲就两眼放光,话匣子一打开肯定是收不住的。我静静地聆听着,还和小时候一样。

午饭按照父亲的指示就在学校的食堂解决,姐也特意从公司那边赶过来。父亲总是说每次在食堂吃饭他就感觉像是回到了部队里,仿佛自己还是一个新兵蛋子。这就是父亲,谁也拿他没办法。吃罢饭,父亲一个劲地夸食堂的伙食真不错。姐悄悄瞟了我一眼,对父亲说:“爸,这趟来住几天吧,我们给你买套衣裳……”还没等姐说完父亲就摊开双手直摇头:“不需要了,旧衣服才穿得舒服,下午我就回了,你妈还在家里候着呢。”我就知道结果准是这样,又不是没领教过老爸的固执。父亲接着又和我们聊了一下家里的情况,不停叮嘱我们别担心,搞好工作和学习,家里一切都好。我心里渐渐有点沉重,眼前的父亲,一辈子对得起任何人,就是亏了自己。当儿女的总是认为父母当得起世间一切的美好,希望给予他们最好的,然而他们却总是如此地乐于满足。

下午姐又要回公司了,在我的再三努力下,父亲答应了我的安排:先到处逛一下,再到轮渡坐船回漳州。我首先带父亲到了莲坂,逛了沃尔玛,拥挤的人流让他一路惊叹:“厦门就是不一样啊!”琳琅满目的商品更是令父亲目不暇接,很多他都叫不上名来,用他的话说就是“眼睛都不够用了”。一路上不断地有外国游客从身边走过,我朝父亲努努嘴:“爸你看,外国人!”没想到父亲却眯起了眼睛瞧也不瞧,并且是一脸的自豪,“不就是几个外国人嘛,没啥大不了的,那证明我们中国是个好地方,厦门是块宝地,老外才会争着过来,作为中国人我们这点自信还是要有的!” 呵,这就是父亲,思想教育无孔不入,我一时竟也接不下话来。之后,我领父亲坐了一回传说中的BRT,换做父亲的表述就是“只在桥上开的公交车”。坐在车内父亲很是雀跃,左右张望,不断地啧啧称奇:“你们这一代真是赶上了好时代啊!”父亲听着车里的到站播音,从衣服左上角的衣兜里掏出一小笔记本,不时地在上面记着什么,那认真劲儿让人忍俊不禁。原先这衣兜里总是装着一包烟的,去年利用暑假时间,在我和姐的共同努力下父亲终于把烟戒了。认真说起来,这可算是迄今为止我们姐弟俩对父亲的最大一场胜仗了。想到这个我的嘴角又闪过一丝狡猾的笑。

最后一站是轮渡码头。给父亲买完票后我们就坐在外面的石椅上候着,海浪不停地拍打堤岸,若即若离。夕阳西下,落日拖过的余晖映照在父亲脸上,让我更真切地发现父亲真是老了,那脸上的皱纹分明在向我阐述着光荣与责任。在这种氛围下,伤感油然而生。父亲突然叹了口气,“我老了,社会变化得太快,跟不上了……”。我一时间也困于表达,不知该说什么。一生要强的父亲很少在子女面前示弱过,记忆里我最害怕父亲突然安静下来,因为这往往会伴随着落泪。没有深夜痛哭过的人不足以谈人生。但其实父亲是很少谈人生的,在奶奶闭眼的时候,在看着死去战友的相片时,父亲只是夜里一个人默默的流泪。

我心有不忍,用力地搂着父亲的肩膀,不远处,在建设银行大厦旁的几栋摩天大楼正在紧张地施工。

“爸,你怎么会老呢?”我还是开腔了,“下个月十八大就要胜利召开了,这对咱家三个党员来说可是件大事啊!你不是说我们赶上了好时代吗?那我们就要抓住机遇,鼓足干劲,开拓进取才对啊。时代只会是越来越好,下次你再来时那几栋楼就建好了。”我学着父亲训话的口吻倒先给他上了一课。

“嘿嘿……”父亲摸摸我的头,笑了。

我也笑了。

船马上就要出发了,父亲开始往里走。我突然朝着父亲的背影喊:“爸,下回再来时把妈也叫上啊!”父亲转过身来笑着对我点了点头,挥手示意我快回去,然后就登上了船。

步伐依旧是那么的孔武有力。

  评语:作者文字功底深厚,平和朴实语言之中流露出真挚细腻的亲情,同时也表达了对厦门的爱!

[责任编辑: 来源:厦门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