获奖文章你的位置:首页>>获奖文章

【2013三爱征文优秀奖】农家梦,中国梦

获奖文章|厦门网 2014-01-06 16:02:00
字号:TT

  “爸爸~爸爸~为什么我们家不养牛呢?”小男孩拉着父亲的手,扬起闪亮的眼睛,很认真的样子。

  “傻小子,现在我们不用养牛了,因为啊~以前我们大部分农民呢是为了耕田才养牛的。现在你看,耕田用耕田机,又快又省力,家家户户啊,都很少养牛喽......”父亲咧开了嘴,摸了摸小男孩的头,脸上黝黑的皱纹绽开了灿烂的花儿。

  “啊~~我还想着做个牧童,给您放牛呢。那时候坐在牛背上,多好玩啊~驾~驾~”小男孩挣脱父亲的手,做骑马状,在父亲身边兜着圈子。

  “呵呵~~”

  “你啊~你~呵呵~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哦,真要让你回到以前,估计你就要哭鼻子了哦!”小男孩依旧开心地在父亲身边戏耍着。

  “嗨~”,沉重的叹息声,吸引了小男孩的注意,他把目光锁在了父亲那张粗糙黝黑的脸上,他看到父亲的眼神投向了村边那座青翠的小山,深沉悠远,眼里似乎蓄着什么东西,沉甸甸的。

  那一年,小男孩八岁,父亲三十三!

  多少年后,小男孩终于明白了父亲那一年眼神里的含义!

  那个小男孩就是我。父亲和我讲了他那一代人的童年。

  父亲是66年出生的,也就是文化大革命爆发的那一年。十年文革,是国家动乱最剧烈,社会灾难最严重的阶段。当时国家政治斗争混乱,经济发展受到严重阻碍,再加上各种自然灾害,人民生活困难。

  父亲有兄弟姐妹七人,加上爷爷奶奶,一家八口人,仅靠着一点点地里产的粮食度日,日子过的紧巴巴的。那时候,每天三餐时不是叫吃饭,而是叫喝粥,粥是那种低头就能看得见人影浮动的“米汤”,偶尔只能在碗底看见几颗可怜零散的米粒。父亲后来回忆说,当时最开心的就是每当有客人来或者是过年等大节日的时候,家里通常会多下一些米,盛一碗饭款待客人,然后孩子们就眼巴巴地在期待着客人离去的煎熬中忍耐,等客人走了,那碗饭通常还是好好的,客人通常只是象征性动了动筷子,那个年头,一碗饭可能就是一大家子好几天的口粮。爷爷奶奶通常会把那碗饭分给几个年龄较小的孩子。至于肉,寻常人家更是少见了。也是只能期待过年之类的才有那么一点荤腥。爷爷奶奶通常都是自己舍不得吃,尽量留给孩子们。在父亲心里,小的时候最大的梦想就是能吃一顿饱饭,能吃上肉。这又何尝不是当时的农民们普遍的想法呢?

  父亲是兄弟几个里年龄最小的,平时都要大早和村里的其他孩子去山上放牛,背上背篓去捡牛粪,中午冒着烈日还要捡一捆柴禾回家。那时候乡下没有什么有机肥,没有煤炉,没有电饭煲。小孩子很少有去读书的。父亲只读到了小学三年级,十二岁那年,刚好伯伯小学毕业,要升初中了,父亲央求了爷爷和伯伯许久,才争取了那么个上学的机会。每次谈到这件事,父亲就会觉得很是无奈而又庆幸。

  后来爷爷奶奶相继去世了,父亲也就只读了三年的书。从那时起,读书成了父亲生命里的另一个梦想,牢牢地嵌进了额头的岁月里。如今,父亲依然为读不起书而遗憾,便把读书的希望寄托在了我和弟弟的身上。即使现在自己再苦再累,他也还是坚持着供我和弟弟两人上学。因为他不想让下一代人成为一个没文化的人,因为他坚信梦想能在下一代人的身上实现。

  但是,那仅仅只是父亲一人的梦想吗?不!那是父亲一代人的梦想,是无数在田间劳作的农民们的梦想!

  年华流逝,而梦想未曾淡去它的光彩,父亲的梦想在我心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痕迹,并将延续开来。

  1978年,改革开放,这是刚走出浩劫不久的中国做出的抉择。从此,中国的思想开始波澜壮阔的解放,中国的经济开始奇迹般的腾飞,这是中国命运的大转折。1978年因此被称为中国改革开放元年,在其后的30年间,中国开始书写另一种完全不同的历史。

  社会日渐繁荣,发展日新月异,人民的生活日渐安定富足。

  如果说父亲的青春沐浴着改革开放的春风,那么我的人生则是开始享受改革开放带来的硕果。

  我是91年出生的,算是90后中较早的一代。

  我出生于中国东南沿海的一个小山村里,父亲算是“子承父业”,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母亲也是一个勤劳朴素的农村妇女,加上一个小两岁的弟弟,家里四口人,依靠着几亩薄田度日。父亲闲时到火车站做搬运工、在米厂碾米、帮别人做点杂工,赚点工钱补贴家用,儿时的生活虽说不算富裕,至少衣食无忧。

  和上一代人比起来,90后的孩子的生活是幸福的。

  90年代末,农业逐渐实现了机械化,以前耕田用牛拉犁犁地,现在有拖拉机、耕田机,效率提高了几十倍,家里的土地播种了小麦还有水稻,地里开始使用一些有机肥,修缮水利设施,粮食产量大大提高。地里还能种一些地瓜、蔬菜,家里养一两头猪还有一些鸡鸭,隔几天就能吃上一次肉。生活条件大为改善。

  2002年,家里盖了一栋单层九十多平方米的钢筋水泥红砖房子。终于搬出了那个被雨水日月侵蚀得快要塌了的土瓦房。那一刻,感觉是满满的喜悦之情。村里的红色砖房也如雨后春笋般崛起。往日尘舞飞扬的黄土路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贯穿整个村子的水泥柏油路,每当黄昏初临,便能见路上三三两两的村民扛着锄头,时不时荡起阵阵爽朗的笑声,消散在落日的余晖中。

  二十一世纪初,人们开始购置了摩托车,小车,出行也是越来越方便。记得小时候,要去隔壁镇的外婆家拜年,就要抄近道,走铁路,至少要走上半天才能到达。如今有了摩托车,还修了公路,十几分钟就到了。

  在我小的时候就发现家里多了一台黑白电视机,这是村里为数不多的一台。每天傍晚,同住一个小院的叔叔阿姨,还有小朋友们就喜欢来我家看电视,还记得当初看的是风靡一时的国产动画片《葫芦娃》。这是我童年最早接触的电视节目了。现在换成了一台了组装的彩色的电视,而这在父亲的童年是想不敢想的事情。

  我国农业人口占全国总人口的63.91%,农村医疗保险,可以使广大农民享受到农村医疗保险社会保障是我国经济建设的重要环节之一。现在,农村医疗保险已经在全国实行,解决农民关心的看病难问题得到了有效的保障。

  随着国家经济的繁荣发展,教育投入也开始加大。

  1986年,国家开始分步实行九年义务教育。

  1999年,我开始上学,那时候的孩子已经在享受接受国家义务教育的权利了。进入二十一世纪,国家的经济水平大幅度提高,人民生活步入小康社会。小学毕业后,国家深化了农村义务教育。2005年,国务院下发了《关于深化农村义务教育经费保障机制改革的通知》,逐步将农村义务教育全面纳入公共财政保障范围,建立中央和地方分项目、按比例分担的农村义务教育经费保障新机制。享受九年义务教育不再是一个幻想,上学不再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

  父亲的梦在我这一代实现了。如今,我已经在上大学了。在厦门这个美丽的城市,在集美大学这个散发着中西文化相结合的新时代魅力的象牙塔里,展开了我四年的大学求学生涯。在这里,我可以尽情地挥洒自己的青春;在这里,我可以将自己深深地埋入浩瀚的书海;在这里,我可以肆意地吸收无尽的知识。少年强,则国强;少年进步,则国进步。我们这一代,将是国家未来新的希望。我们必须用知识充实自己,为未来的兴国重任做好准备。

  中国是农业大国,农民是这个国家的主体,而农民最关心的则是看病难,上学难等问题,只有很好解决了农民的问题,国家的短板才能补上,国家的经济发展将会取得质的飞跃。国家这几十年的一系列农村良好政策也证明了这一关键点,国家也必定持之以恒地加以贯彻实施。

  中国自古以来便是以农为本,在此基础上延续了一系列的中华辉煌:秦始皇横扫六合,开创中国大一统;汉武帝治国强兵,北击匈奴,创“敢犯大汉者,虽远必诛”的赫赫威名,成就大汉民族的无上荣誉;唐太宗创贞观之治,华夏文明播于四海......

  我喜欢历史,我了解华夏民族曾经的荣耀和屈辱。从19世纪40年代,鸦片战争,中国便沦为了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开始,到解放战争新中国成立,中国人民一起走过了两个世纪的坎坷心酸路,为中华民族的崛起,开创出了一条新的道路!

  我的中国梦究竟是什么?其实一切都已不言而喻。我希望中国的农民都能真正过上食可好,居可安,行可便,衣可暖的美好生活;我希望中国的农村能变成美丽干净和谐的生活居所;我希望中国农村的孩子都可以实现有学上,有书读的愿望。这是我的农家子弟梦!我更希望我的国家能够真正地站起来;能够完成祖国的大一统事业;能够再次屹立世界民族之巅,能够再次面对任何敢于入侵中国的任何侵略者说出“犯我华夏者虽远必诛”的豪言;能够完成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使之成为世界最强大的国家!这更是是我的中国梦!

  

[责任编辑:王思婷 来源:厦门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