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厦门日报 > 20170217
老照片

“过年大菜”

20170217厦门网 2017-02-17 00:00

  ?吴葆康

  这是一张记录我们在进行药理实验研究的老照片(见图),拍摄于上世纪八十年代。

  因为新药的动物实验有规定的连续时间周期,年前已经进行的动物实验周期未了,不能因为过年放假而中止,于是过年加班做实验就成了药物研究人员必须要做的事。当千家万户在过年吃大餐的时候,我们的“加班做实验”这道“大菜”是不能不做的,因此我们调侃它为一道必须吃的“过年大菜”!

  “过年大菜”的实验内容主要包括新药的药效或毒性实验。大凡经过化学筛选后发现有苗头的物质或成分,我们都会进行此种动物试验,以确定其生理活性和毒性大小,只有具有较强的治疗活性且毒性小的样品,才是我们所需要的。

  为了寻找安全有效的新药,我们真可谓是煞费苦心,请看老照片上拍下了什么:安静的药理实验室内灯光明亮,我(图右)与林密道主任(图左)正聚精会神地在给一头SD大鼠做新药的口服灌胃给药实验。实验台前摆放着一排白色的大鼠实验笼,一头头健康活泼的SD大鼠在笼内走动。它们是医学标准实验动物,具有基因纯度高、实验敏感性强、适合做各种实验的特性。此时室外传来断断续续的过年的鞭炮声,那天正是大年初一上午。我们是在参加了厦门市医药研究所的春节团拜后提前返回实验室的。林主任非常认真地摇匀供试新药的液体并仔细观察其内在状况,然后用注射器准确地吸取药液(用药量是根据大鼠的体重计算出来的),最后在注射器上套上灌胃针递给我。而我则抓紧时间,用左手拇指和食指敏捷地抓住SD大鼠的颈背部皮肤,其余3指抓住其他背部皮肤,同时用小指和无名指夹住其尾部使其不能活动,然后用右手快速接过林主任递给我的灌胃器,诱使SD大鼠张开口腔,顺势将灌胃针头慢慢地插入食管,缓缓地推动注射推管将药液灌进胃部。真是一副好紧张的实验场面啊!而这样的实验操作要重复进行,直至空白对照组和几个给药组都灌完,并且将持续整个春节期间。

  回忆着当年的实验情况,再看看这张药理实验的老照片,看着画中的自己,我不禁十分感慨。是的,现在的我们是老多了,但是当年的那道“过年大菜”却至今依然喷香,依然令人回味,依然令人心动!那一只只红眼睛、浑身上下白透的动物小生灵,还有那令研究人员魂牵梦萦的每一道受试新药,对我至今竟依然还有那么大的诱惑!

  “过年大菜”确实是一道颇有风味的大菜!不仅我们吃了,在中国的大地上还有不少人也在吃。根据《厦门日报》和电视台的报道,在每个温馨的年假里,医院的妇产科医生一直在通宵达旦地为产妇接生,飞机火车上的工作人员也在彻夜不眠地运送旅客,报社电视台的编辑记者也在夜深人静时不断采访写稿,志愿服务者则活跃在大街小巷……过年加班时吃这道“过年大菜”的人其实真是不少呀!正是这千千万万的人和这千千万万道的“过年大菜”,汇成了我们时代的时尚和潮流——为人民服务!

  “过年大菜”好吃,“过年大餐”难忘!

  这是一张记录我们在进行药理实验研究的老照片(见图),拍摄于上世纪八十年代。

  因为新药的动物实验有规定的连续时间周期,年前已经进行的动物实验周期未了,不能因为过年放假而中止,于是过年加班做实验就成了药物研究人员必须要做的事。当千家万户在过年吃大餐的时候,我们的“加班做实验”这道“大菜”是不能不做的,因此我们调侃它为一道必须吃的“过年大菜”!

  “过年大菜”的实验内容主要包括新药的药效或毒性实验。大凡经过化学筛选后发现有苗头的物质或成分,我们都会进行此种动物试验,以确定其生理活性和毒性大小,只有具有较强的治疗活性且毒性小的样品,才是我们所需要的。

  为了寻找安全有效的新药,我们真可谓是煞费苦心,请看老照片上拍下了什么:安静的药理实验室内灯光明亮,我(图右)与林密道主任(图左)正聚精会神地在给一头SD大鼠做新药的口服灌胃给药实验。实验台前摆放着一排白色的大鼠实验笼,一头头健康活泼的SD大鼠在笼内走动。它们是医学标准实验动物,具有基因纯度高、实验敏感性强、适合做各种实验的特性。此时室外传来断断续续的过年的鞭炮声,那天正是大年初一上午。我们是在参加了厦门市医药研究所的春节团拜后提前返回实验室的。林主任非常认真地摇匀供试新药的液体并仔细观察其内在状况,然后用注射器准确地吸取药液(用药量是根据大鼠的体重计算出来的),最后在注射器上套上灌胃针递给我。而我则抓紧时间,用左手拇指和食指敏捷地抓住SD大鼠的颈背部皮肤,其余3指抓住其他背部皮肤,同时用小指和无名指夹住其尾部使其不能活动,然后用右手快速接过林主任递给我的灌胃器,诱使SD大鼠张开口腔,顺势将灌胃针头慢慢地插入食管,缓缓地推动注射推管将药液灌进胃部。真是一副好紧张的实验场面啊!而这样的实验操作要重复进行,直至空白对照组和几个给药组都灌完,并且将持续整个春节期间。

  回忆着当年的实验情况,再看看这张药理实验的老照片,看着画中的自己,我不禁十分感慨。是的,现在的我们是老多了,但是当年的那道“过年大菜”却至今依然喷香,依然令人回味,依然令人心动!那一只只红眼睛、浑身上下白透的动物小生灵,还有那令研究人员魂牵梦萦的每一道受试新药,对我至今竟依然还有那么大的诱惑!

  “过年大菜”确实是一道颇有风味的大菜!不仅我们吃了,在中国的大地上还有不少人也在吃。根据《厦门日报》和电视台的报道,在每个温馨的年假里,医院的妇产科医生一直在通宵达旦地为产妇接生,飞机火车上的工作人员也在彻夜不眠地运送旅客,报社电视台的编辑记者也在夜深人静时不断采访写稿,志愿服务者则活跃在大街小巷……过年加班时吃这道“过年大菜”的人其实真是不少呀!正是这千千万万的人和这千千万万道的“过年大菜”,汇成了我们时代的时尚和潮流——为人民服务!

  “过年大菜”好吃,“过年大餐”难忘!

[责任编辑:吴至圣 来源:厦门日报 ]
详情请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