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厦门日报 > 20170321

官嫂扶伤

20170321厦门网 2017-03-21 00:00

    林明
    1965年我上大学三年级。暑假期间,我在三明市明溪县胡坊公社供销社做临时工:用独轮车把供销社收购到的山货、土特产运往25公里外的县城雪峰镇,再将农药、化肥、肥皂、糖、烟、酒、盐等物资运回公社。这25公里路程有20公里是羊肠小道,临近县城的5公里才是公路。
    8月25日,我一大早就出发了。因前一天下雨,地湿路滑,山路崎岖,我小心翼翼地推车行进。到中午时分,走了15公里。突然,下坡时手刹失灵,猝不及防,我连人带车被甩进丈余深的山谷底,晕过去了……
    我醒来时,躺在一个山间竹寮里,面前站着一位中年妇女:白里透红而秀气的脸上有一对小酒窝,目光炯炯有神,裹着一方蓝色花格头巾,穿一身蓝色土布衣裳,脚穿自制的黑布鞋,系着棕色绣花围裙——典型的闽西北村嫂装束。她告诉我:这一大片松树林是采松脂(制松香的原料)的“工地”,工人都来自广东大埔,她是本县盖洋公社人,是他们从生产队请来的“厨娘”。她下山买菜时发现了我,是她把我背上来的。她已叫工人们把货物和车都搬回工棚了。她用温水擦去了我身上的血污,端来一大碗热红糖姜汤让我喝下,又去山上采摘治伤草药为我敷伤……
    山区的夏夜是寒冷的,她把铺盖让给我,自己却盖着两个大麻袋。夜里,她从山下请来“土郎中”为我验伤,确诊为“左膝脱臼”。于是,土法上马“正骨”:揉、拍、推、拉、按“五管齐下”,利刃切割般的撕心裂肺剧痛使我又一次昏死过去!醒后已是翌日清晨。
    骨头“正位”了,须住院观察。第二天下午,她和丈夫用简易担架抬我下山,拦了一部手扶拖拉机送我住进了县医院。
    8月31日下午,她和丈夫到医院看我,还送来一斤多红糖(那个年代,红糖是限量供应的,每人每月只配给3两)。我把身上仅有的30多元钱塞给她,却被她婉拒了:“这钱拿回学校买点补品补养身体,好好读书。”我问她名字,她莞尔一笑,指着她丈夫说:“他姓官,叫我官嫂好了。”说完转身拉着丈夫走了。我噙着热泪目送这对救命恩人远去,心里充满感激!
    第二年暑假,我直奔那个竹寮,可是人去寮空。又过了三年,我再一次来到那座山,青山依旧在,只是人无踪!“受人滴水之恩,必当涌泉相报。”五十多年来,这事、这人,一直萦绕在我心中。我无从回报,只能用此短文,表达我对她的感念:怀念您,可敬的明溪大嫂;感恩您:中国农村朴实善良的伟大女性!


[责任编辑:陈培章 来源:厦门日报 ]
详情请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