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厦门晚报 > 20080409

跨界先锋

20080409厦门网 2008-04-09 00:00

    何以跨界?自由,不拘常规,敢于突破;何为先锋?自信,多面好手,游刃有余。我们身处于一个社会分工越来越精细、专业壁垒越来越森严的时代。然而,所有的人幸运地受惠于分工与专业,而更加幸运的是,当我们分享物质的繁荣与发达时,并没有异化为工具的奴隶,我们得以享有更多的人道与尊严。
    如果我们细心地审视这个奇妙的现象的话,我们不能忽略这样一群人,他们以自己的智慧和勇气,突破了技术上的天堑,把不同的专业整合出1+1>2的奇效。我们谓之“跨界先锋”。

 


    傅新民
    A角:厦门市公安局副局长
    B角:绘画、雕塑艺术家。创作四十多年,
    出版过多本现代雕塑、水墨画专著,
    作品多次获得国内国际大奖。


副局长雕刻
    四十年艺术生活


    1.平时怎么转换两种身份?
    在创作时,我是无拘无束的,有时甚至是随心所欲,在主观意志的左右下,充分发挥主观能动性,表现出鲜明的个性特点,处于一种自然人的状态。在上班工作时,我是个规矩人,有原则、有规矩、遵纪守法,不意气用事并尽心尽力地履行好职责。
    2.跨界会有冲突吗?
    当然,在转换角色时,有时也会“串帮”,休息时正在紧张地创作,突然接到电话通知开会或是去灾害现场等。遇到这样的情况,我也只有恋恋不舍放弃创作。
    3.更愿意用哪种身份和人打交道?
    我最喜欢的是一种自然人的状态,不加任何修饰,也就是我在艺术创作中的状态。那是我最快乐也是最幸福的时候。
    4.心目中的跨界英雄是谁?
    在西方不同职业的领导人中,不乏商业巨贾。从中国历史上来看,也不乏这样的能人志士。例如唐代杰出的书法家颜真卿,在安禄山长驱南下,称帝洛阳之际,统率诸郡20余万义军抗击叛军。河北17郡先后反正,复归朝廷,唐王朝军威随之复振于河朔。

    “我要是特别有钱了,我会搞个艺术基金。盖一栋很大很大的饭庄,让那些画画、写字、玩泥巴的人尽情地创作,不必看别人的眼色行事。还要建一座很大很大的垃圾处理场……”这是当代艺术家傅新民的梦想。
    傅新民的作品先后被中国美术馆、成都现代艺术馆、上海城市雕塑中心、厦门艺术中心等收藏。他被国内多家高校艺术学院聘为客座教授。但这一切都只是他的“副业”,他的“正业”是厦门市公安局副局长。身为公务员又做艺术,横跨两界却能如鱼得水,游刃有余。有时他也会同下属或者其他行业的朋友谈些艺术创作的话题。他说,艺术与其他行业是有相通之处的,毕竟艺术源于生活。
    傅新民最近的一次展览,是今年2月1日到3月23日在美国波士顿帕瑞斯艺术中心举办的个人画展。他选送了“穿行”、“感悟”、“裂变”、“凝固的风景”、“岁月”、“蜕变”、“新生”、“织造”八个主题的系列作品,独特画面和新颖意象吸引了观众的注目,赢得了高度的赞誉,被当地媒体誉为“水墨世界的梵高”。
    对于“跨界”,傅新民认为,人的才能和智慧是无穷尽的,不能用“界”去框定,有人说“跨界”的人不务正业,那是非常愚蠢的说法。应该给人提供充分发挥聪明才智的条件,无论界内、界外,都应一视同仁,不能带着有色眼镜去评判。
    (文/记者 龚小莞)

 

 

 

 

     王仁人

    A角:厦门锦江电子有限公司厂长
    B角:专业音响设计制作师


    电子厂长痴迷做音箱


    1.平时怎么转换两种身份?
    8小时的工作时间任务非常繁重,但是下班回家或者节假日休息时,我就开始动手调试音响设备,包括做器材。
    2.跨界会有冲突吗?
    两者是相辅相成的关系。我从事电子方面的工作,对音响设备个性化需求,对音箱的组装显得更加得心应手。
    3.更愿意用哪种身份和人打交道?
    商人身份是我的工作需要,音响设备制作则让我乐在其中,而且我们厂也活跃着一大批音乐爱好者可以“跨界”交流。

    王厂长的工作是要负责厂里的生产、销售、人事等各项事务,十几年繁忙如一日。当年上山下乡时,看见有人把一个喇叭放进瓦制的米缸,立即被喇叭发出的动听音乐所深深吸引,喜欢上一切能播放音乐的设备,开始学习研究一切相关电子设备书籍里的知识,走上了生产电子的这条道路。
    过去他自己买音箱,价钱高,而且效果不符合听觉需要,后来根据自己的需求来考虑音响效果,开始动手为自己量身定做音箱。王厂长介绍,组装音箱需要对声学有一定的了解,熟悉音箱的共鸣体、喇叭的截止频率在哪一个点,利用喇叭的频率特性来设置分频点,这些都很有讲究。假如放一张唱片,高音的部分太尖锐,就通过分频器把高音的分频率调低一点。分别调试三个音阶的频率,就能使得整个音频很均衡地从喇叭发出来,好比指挥家不断调整,控制全场乐器的均衡演奏。
    最近他组装了一套新设备,高2米多,宽1米多,共有十几个音箱组成的左右立体声道组合音箱,从设计箱体外观、挑选高低中音的喇叭、收集别人制作过的器材,画图纸,再到烤漆厂为箱体做最后的外观装饰,花了将近3个月时间,单枪匹马完成了大作。他说“非常有成就感”!   (文/图 林晓云 林茵) 

 


    方翊
    A角:UTi联合国际货运(香港)有限公司华南地区经理
    厦门市外商物流协会副会长
    B角:福建省音乐家协会吉他协会的常务理事、副秘书长
    厦门市吉他考级主考官
    《吉他之友》杂志编委


    物流商是吉他考级官


    1.平时怎么转换两种身份?
    并不需要刻意转换。在物流界,大部分同仁并不知道我在另一个领域的身份,而在音乐界,大家基本上都知道我并非以音乐为生。大部分考级、比赛等活动也都安排在节假日,参加这些活动时间上不会产生冲突。两个领域的身份给我更多的自信,无论我从事哪一个领域的工作,都能从另一个领域中获益。
    2.跨界会有冲突吗?
    基本没有。首先时间上没有冲突,我乐于在下班之后找个安静的地方徜徉于音乐世界。上班时间我有做不完的事情,此时不适合做其他事情。身份上更不会产生冲突,我的商业伙伴从不介意他们有个热爱艺术的合作者。
    跨界还是一种完美的和谐。人们把商场比喻成战场,而我更倾向把公司管理和商业谈判等商业活动看成是一种艺术历程。经商不仅仅是理智的,它还需要有深沉的感情,这无疑会与音乐在某种程度上发生共鸣。当我在工作中走入穷途末路或陷入困难之境,或多或少都会在音乐中获得庇护,通常困难会迎刃而解。
    3.更愿意用哪种身份和人打交道?
    我更愿意以音乐界人士的身份和人打交道。我从来没有把自己看作是一个纯粹的商人,事实上,大部分认识我的人都不这么看。
    4.心目中的跨界英雄是谁?
    我首推爱因斯坦。他不但是最伟大的物理学家,同时还是一位很有成就的小提琴家。音乐和科学在爱因斯坦身上是珠联璧合、相映成趣的。爱因斯坦认为音乐爱好和他的科学研究是相辅相成、相得益彰的。他说:“音乐并不影响研究工作,它们两者都是从同一渴望之泉摄取营养,而他们给人类带来的慰藉也是互为补充的。”
    虽然他以物理学的成就闻名于世,但是音乐艺术却是他心灵的归宿。当有人问他“死亡意味着什么?”的时候,他的回答是“死亡就意味着再也听不到莫扎特的音乐了”。

    方翊是一家跨国物流公司的华南区老总,言谈间,却常以专业的古典吉他收藏者身份出现。虽然物流行业的工作很忙碌,但方翊想为吉他办培训班、组织比赛……目的就是希望大家能更深刻地感受到吉他的魅力所在。
    他自幼迷恋音乐,从33.6元的天使牌吉他,到55元的红棉牌吉他,再到87元的梅花牌吉他,度过了学习吉他的最初时期。深藏心中的古典情结让他坚持认为,吉他并非只与墨镜、喇叭裤、通俗歌曲相提并论,它亦是古典音乐绝好的诠释者,当六根琴弦拨奏出优雅的古典乐章时,吉他也便释放出了非同寻常的独特魅力。于是,他抱着心爱的吉他义无反顾地跨界于物流行业。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1993年,方翊开始收藏他人生中的第一把名贵吉他,并开始博览资料,悉心研究古典吉他的各种知识。如今他已拥有多把世界第一流的古典吉他。2000年,他创办了“吉他岛”网站,成为当时最具代表性的中国古典吉他网站之一。同年,荷兰的吉他制作大师Vowinkel将一把名贵吉他赠予方翊,并委托其为中国总代理,之后,世界上众多吉他制作大师也纷纷指定方翊为中国的惟一代理。
    成为吉他代理商之后,方翊的吉他鉴赏能力又上升到另一高度,每一款琴,都要经过他的亲手弹奏检验之后才决定是否引进。如今他已不仅仅是一个单纯的吉他收藏者和物流老总,更肩负着将国外一流名琴引入中国的任务,担当着促进国内外吉他爱好者交流的使命。
    (文/图 简栩)

[责任编辑:陈冰华 来源:厦门晚报 ]
详情请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