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厦门晚报 > 20170717

在柴油机的轰鸣声中备考复习

双十中学退休教师黄建:感谢贵人相助,让我圆了大学梦
20170717厦门网 2017-07-17 00:00

  【人物名片】

  黄建

  1977年参加高考,被厦门师范学校大专班录取(现集美大学师范学院)。1980年进入双十中学任语文老师,退休前是双十中学语文教研组组长。

  ■黄建(前排右二)与大学同学合影。

  ■黄建(前排左四)称大学生活充实而精彩,同学情谊深厚。

  黄建的高考准考证

  “我从小的梦想就是当一名老师,1977年的高考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让我实现了梦想。”双十中学退休教师黄建回忆起40年前的高考,对好心人的支持帮助和自己付出的努力,仍记忆犹新。

  从得知高考恢复的消息到参加考试,中间只有不到三个月的时间。因为单位没有批准假期,黄建无法参加培训班,只好随身带着书本,利用一切业余时间复习。考完后,黄建本以为自己落榜了,但是在好心人的帮助下,最终圆了大学梦。黄建说,上大学时虽然条件艰苦,但大学生活也很精彩,能进入大学如饥似渴地吸收知识,是人生的一大幸事。

  记者 赖贵旺

  在厦门燃料站卖煤球

  当过学徒、文书和会计

  1974年,黄建从厦门一中高中毕业后,作为“留城对象”留在厦门。第二年,她进入厦门燃料站卖煤球。黄建最初从学徒做起,不久因为字写得不错,就担任文书,负责单位的内刊编写和黑板报等宣传工作,还兼做会计。两年后,黄建从学徒转为正式员工,工资也从原来的18元涨到了21元。

  1977年,黄建得知高考恢复的消息时,心里一阵欢喜,终于有机会继续接受教育了!但是,另一方面,她又担心“家庭成分”不好,即使考上了,最终也可能竹篮打水一场空。

  但黄建不想放弃这个难得的机会,于是向家人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她的哥哥刚补员回到厦门工作,坎坷的经历让他觉得“家庭出身”这座大山难以逾越,于是向妹妹泼冷水:“别做梦了,像我们这种家庭出身的,即使考上了也没法上大学。”即便如此,经过一番思想斗争,黄建还是决定试一试。

  历史地理几乎是零基础 见缝插针背资料做习题

  当年高考文科共考四科:语文、数学、政治、史地(历史、地理)。黄建在整个中学阶段都没有上过历史和地理课,几乎是零基础。当时有不少同学重返学校上补习班,但是黄建所在单位事情多,不允许她请假,所以她根本没时间参加培训班,只能靠自学。

  黄建向别人借来历史、地理课本,还向参加培训班的同学借了讲义和复习资料。黄建的父亲早年毕业于厦门大学,他帮助女儿梳理了一些重要知识点,勾出可能会考到的题目。后来事实证明,父亲的辅导十分有效,她的史地科目因此多拿了不少分。

  提起池伯鼎这个名字,可能许多在1977年参加高考的人都不会陌生。黄建说,当时大家备考所用的辅导书就是由当时在福州三中任教的池伯鼎编写的。“数学没人教我,我还好反复地做习题。”黄建说,她的语文和政治本来就不错,因此更多的复习时间留给了数学科目。黄建说,许多年以后,一次偶然的机会,她看到关于池伯鼎的报道,觉得特别亲切,池伯鼎的书在当时犹如考生的“九阴真经”。

  黄建利用所有业余时间复习,见缝插针背诵资料、做数学习题。有一次,燃料站派黄建去龙海出差。在船上的一个多小时里,黄建掏出随身携带的复习资料,在柴油机发出的巨大轰鸣声中坚持看书,这一幕她至今难忘。

  成绩超厦大录取线却没被录取 贵人相助成为师范生

  黄建后来在双十中学上班,无数次走进位于镇海路的校园,但她一直没有忘记当年在这里参加高考的情景。考试当天,他在校门口遇上了时任厦门一中副校长的张克莱,他当时作为副主考在考点门口迎接考生。张克莱看到黄建后,笑着对她说:“黄建,你也来考试了,太好了!”

  得到张克莱的鼓励后,黄建信心满满地走进考场。语文、政治、史地三科,黄建都发挥得不错,但是数学考砸了。

  高考结束了,工作和生活一如既往。在得知其他同学陆续被录取后,黄建认为自己落榜了,很失落。“但是一位贵人的出现,让我的人生出现了转折。”黄建说,这位贵人就是她的高中政治老师黎鸣,当时已被调到市教育局工作。黎鸣在路上碰到黄建,问她有没有参加高考,黄建笑着说:“我去考了,但是没考上。”黎鸣说,他办公的地方离高招办不远,会帮忙问一下她的成绩。

  很快,黎鸣就给她打来电话,说:“你考了335分,已经超过了厦门大学的录取线,但是因为政审没有通过,所以没有被厦大录取。”黎鸣同时告诉她,教育部门正在扩招筹办厦门师范学校大专班,政审没有那么严格。在黎鸣的帮助下,黄建最后被该校录取,成为一名师范生。

  为省钱乘运煤车回岛内

  坐在后斗弄得一身乌黑

  1978年5月,黄建和同学们正式入学。当时学校在集美,全班共有45人,年龄最大和最小的同学相差十几岁。当时教材奇缺,班上字写得好的同学就利用课余时间刻蜡纸,油印、装订全都自己动手。“当时大家都太想读书了,争取一切时间和资源充实自己。”

  黄建说,当时她的家庭经济条件并不好,家里人之所以同意她读大学,一部分是因为上师范大专班每月有19.5元的补贴,比她上班时的收入仅少了1.5元。虽然从集美到岛内的单程车票只要0.3元,但她还是觉得太贵了。此前在燃料站上班,黄建和燃料站的人都很熟悉,她从学校回家时,经常去煤炭店乘坐运煤车,经过高集海堤到达岛内后,坐在车后斗上的她早已一身乌黑。下了车,她便在煤炭联店冲个澡再回家。

  大学“饭友”感情最深厚

  男生抬饭菜女生洗菜盆

  黄建说,大学生活很充实。每天早上大家都早起晨跑、读英语、做广播体操。当时的娱乐活动很少,但学校每周都会组织学生跳集体舞。“当时的女生都很清高,大家都不愿意和男生牵手,跳舞时大家都既害羞又尴尬。”黄建笑着说,每次跳舞她都在一旁拉手风琴伴舞。

  “当时吃饭也很有意思,‘饭友’的感情也最为深厚。”黄建说,当时吃饭是8个人一个小组,其中6个男生2个女生,每次吃饭都是一桶主食和一盆菜。主食有稀饭和米饭等,菜则是好几种不同的菜装在一个大盆里,不管大家饭量如何,每天的分量都是固定的。小组同学约好时间去食堂,先到的男生负责抬饭菜,等人到齐了就开始吃,每餐都是欢声笑语。“男同学吃得快,饭桶菜盆都由女同学洗。”黄建笑着回忆说。

  师范大专班的学生,毕业后都分配回原籍当老师,黄建被分配到双十中学当语文老师。毕业后几年,黄建又攻读了福建师范大学本科函授班,顺利拿到学位。在双十中学,黄建一干就干了31年,2011年光荣退休。黄建说,如果没有1977年的那次高考,她很可能在40岁左右就下岗了,是高考让她实现了儿时梦想,实现了人生价值。“我教了很多学生,我经常用自己的经历告诉他们勤奋学习、追逐梦想的重要性。看到他们许多人如今都过得很好,我觉得我这个老师也没白当。”黄建开心地说。

[责任编辑:陈培章 来源:厦门晚报 ]
详情请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