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家庭医生签约服务模式得到国家卫生计生委推荐

来源:厦门市卫计委发布于:2017-06-16 16:28

  目前在我国推开的家庭医生签约服务又有了新进展,国家卫生计生委近日提出,2017年,家庭医生签约服务要扩大到85%以上的地市。如何加快推进这项工作?家庭医生签约服务工作先进地区有哪些创新经验?

  在国家卫生计生委5月例行新闻发布会上,该委基层卫生司副巡视员刘利群介绍了2017年家庭医生签约服务工作目标,同时部署了签约服务重点工作内容。

  一、明确家庭医生签约服务内容

  家庭医生团队为签约居民提供基本医疗、公共卫生和约定的健康管理服务。各地根据服务能力和需求,合理设定签约服务包,满足居民多元化的健康服务需求,充分发挥中医药在签约服务中的重要作用。

  二、加强家庭医生团队服务能力

  组建家庭医生团队,农村地区的乡村医生与乡镇卫生院临床医生可组建服务团队。开展基层医疗卫生服务能力提升年活动,建设群众满意的乡镇卫生院和优质服务示范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积极推进全科医师规范化培训和助理全科医师培养,落实转岗培训,实行全科医生双注册制度等,充实全科医生队伍。加强医联体建设,推动优质医疗资源下沉。鼓励专科医生加入签约服务团队提供技术支持。

  三、完善家庭医生签约的激励机制

  探索完善基层医疗卫生机构绩效工资制度,允许医疗卫生机构突破现行事业单位工资调控水平,允许医疗服务收入扣除成本并按规定提取各项基金后主要用于人员奖励。完善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内部激励机制,鼓励多劳多得、优劳优酬。

  拓宽家庭医生职业发展路径,在编制、人员聘用、在职培训、评奖推优、职称晋升等方面,重点向承担签约服务工作的人员倾斜。增加基层全科医生高级、中级岗位的比例,创造条件表彰优秀家庭医生代表,弘扬先进。

  四、完善吸引居民签约的优惠措施

  制定便民、惠民、利民的签约服务措施,提高居民参与签约服务的主动性。改善基层医疗卫生机构服务条件,配备必要的医疗设备。赋予家庭医生团队一定比例的医院专家号、预约挂号、预留床位等资源。

  适当放宽基层用药目录,推行慢性病长处方。鼓励各地大力发展区域影像、心电、检验、病理、消毒供应等共享中心,提升基层辅助诊断能级。

  五、加大家庭医生签约服务宣传

  充分动员,将国家和地方规定的签约服务政策措施作为重点,多形式、广宣传,提高居民对家庭医生签约服务的知晓率。

  六、强化督导与监测评价

  加强对家庭医生签约服务的督导检查,推动签约服务工作均衡开展。加强典型经验的培育和积累,以点带面,全面推进。加强对签约服务的统计监测工作,将家庭医生签约服务有关指标纳入医改监测范围,明确相关统计口径,动态掌握辖区签约服务的总体进展。

  五种模式被推荐

  国家卫生计生委5月例行新闻发布会上,推荐了5种家庭医生签约服务模式。

  上海市“1+1+1”签约服务模式

  即居民在选择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家庭医生签约的基础上,再选择一家区级医疗机构、一家市级医疗机构进行签约,形成“1+1+1”的签约组合。

  这种模式构建了优质医疗资源上下贯通的渠道和机制,提升了签约服务的能力和吸引力。2016年,签约居民在“1+1+1”组合内门诊就诊比例达78%,在社区就诊比例达61%。

  江苏省盐城市大丰区“基础包+个性包”的村医签约服务模式

  为签约居民提供包括基本公共卫生和基本医疗在内的免费基础性服务,针对老年人、儿童、慢性病患者等不同人群,遴选针对性强、认可度高、实施效果好的个性化服务,从而形成“梯度结构、种类合理、特色明显、内容丰富”的服务包。

  通过卫生与价格、医保及民政等部门的通力合作,形成了有利于签约服务的环境政策,辅以医保报销等优惠措施,扩大了签约覆盖面。2016年,大丰区签约居民的续签率达91.4%。

  浙江省杭州市“医养护一体化”签约服务模式

  落实系列激励机制,保障家庭医生向签约居民提供集医疗、康复和护理为主要内容的“医养护一体化”服务。卫生与财政部门联动,由财政和居民共同出资落实签约费用,人均标准为每人每年120元,其中市、区两级财政承担90%的签约服务费。

  卫生与价格部门联动,提高家庭病床建床费、巡诊费收费标准,体现家庭医生劳务价值。卫生与医保部门联动,签约居民可获得医保起付线的减免。

  卫生与人社部门联动,突破绩效工资限制,签约服务费不计入绩效工资总额,且签约服务经费70%用于全科医生及团队,对调动医务人员积极性发挥了正向激励导向作用。

  福建省厦门市“三师共管”签约服务模式

  以慢性病为突破口,以老年人群为优先签约对象,创设了由大医院专科医师、基层家庭医师和健康管理师共同组成的“三师共管”团队签约服务模式,对深入开展家庭医生签约服务和推动分级诊疗制度建设做出积极探索。

  2016年的第三方机构评价结果显示,居民在签约基层医疗卫生机构的首诊意愿达85%,对签约机构的满意度达92%。

  安徽省定远等县“按人头总额预付”签约服务模式

  组建县、乡、村三级医共体,通过城乡居民医保资金按人头总额预付,建立责任共担、利益共享的分配激励机制,协同一致努力将患者下沉到基层,初步形成有序的就医格局,2016年县域内住院同比增长12%。

  乡村医生收入与其签约数量、质量和效果挂钩,提高了签约积极性。

  签约服务遭遇现实考验

  通过走访基层医疗卫生机构管理者和医务人员、综合医院全科医生等在内的多位一线工作人员得出,在推行签约服务的过程中,一些制约基层医疗卫生工作发展的根本性矛盾仍未涉及、未改善。主要集中在以下5个方面。

  1、政策宣传不到位。地方政府一定程度上存在“以会议贯彻会议,以文件落实文件”的现象,对国家政策细化、解读、培训、宣传的不够,基层医务人员落实起来感觉无从下手、缺乏可操作性。

  2、政府对基层医务人员的服务要求提高了,但待遇却没有同步跟上,造成基层医务人员对签约服务的参与热情不高。河南省襄城县一名基层医生向笔者反映,近几年来,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工作量不断增加,之前要求开展基本医疗服务、基本公共卫生服务、填报健康档案,现在又要求动员居民签约家庭医生服务。

  然而,开展签约服务既没有相关宣传费用,更没有任何补贴,还影响正常的诊疗活动,造成基层医生积极性普遍不高。

  3、现存的基层医疗卫生工作考核手段相对落后,考核人员自身业务素质、政策水平待提高。签约服务工作考核普遍存在重形式、重数字、重材料,轻内容、轻实质、轻老百姓就医感觉的现象,一定程度上加剧了签约服务的形式主义倾向。

  而且,考核内容仍以公共卫生服务为主,家庭医生服务理念和内容未涉及,信息化管理水平不高,日常监管不到位。河南省舞钢市一位基层医生向笔者反映,从去年12月启动签约服务至今,除了上报签约人数、计算签约率外,没有任何的培训、监督,出现了“签而不约”的尴尬局面。

  4、签约服务包未分类、不明确。比如,签约服务包中哪些是政府掏钱为老百姓购买的服务,哪些是老百姓自费的服务,哪些是应由医保支付的项目,支付的比例是多少,目前还不明确。签约服务包内容和收费标准必须抓紧细化,否则将影响签约服务及收入结算,阻碍签约工作推进。

  5、配套政策没跟上。药品供应未放开,一定程度上束缚了基层医务人员的手脚。有不少针对常见病、多发病的药物限制基层医疗卫生机构使用,加剧了基层患者流失。医保政策设计不合理,比较突出的是门诊医疗费用未纳入医保支付范围,导致“小病大治,不该住院的病人住院治疗”现象普遍、突出、严重,造成了有限医保资金的浪费。

  上级医院医师对基层上转患者的不当沟通,造成患者对基层医务人员产生负面印象,加剧基层医患矛盾,基层医务人员与服务对象间良好的信任关系有待重新构建。

厦门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