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越万里 鼓浪屿“牵手”北庭故城
2019-07-19 08:33来源:厦门日报

  

▲鼓浪屿历史国际社区和北庭故城遗址昨在吉木萨尔结为“友好世界文化遗产地(点)”。(牛国华 摄)

  本报吉木萨尔电 (特派记者 黄圣达 林路然)世界文化遗产地(点)鼓浪屿历史国际社区和北庭故城遗址昨日正式牵手,在祖国的东南和西北架起一道文化交流合作的桥梁。

  昨日下午,两地文化遗产保护工作者和媒体工作者、专家学者代表齐聚一堂,围绕文化遗产保护利用的主题展开研讨。此前,两地签署了世界文化遗产地(点)合作协议,并举行了专家讲座。

  推动两地文化交流

  加强更多领域合作

  这场两个遗产地(点)跨越时空的对话,源自新疆昌吉州党委副书记、福建省援疆前方指挥部总指挥长黄鹤麟今年年初的一个提议。根据这一提议,厦门日报社积极牵线搭桥,在福建援疆厦门分指挥部、鼓浪屿管委会和吉木萨尔县的大力支持下,历经半年多的酝酿,“双遗”合作正式启动。

  缔约仪式上,黄鹤麟指出,鼓浪屿和北庭故城拥有截然不同的历史文化和自然风光,厦门和吉木萨尔又是对口帮扶共建地,希望双方以此次缔约为契机,进一步带动两地旅游文化资源共享互补,进一步推动更多领域的精诚合作,进一步丰富闽昌、厦吉对口援建工作,进一步提升两地交流交往情谊。他表示,两地文化遗产保护的交流合作,不能只有形式,更要注重内容。要围绕提升交流成效,不断推动两地文化交流合作向纵深拓展,力争达到形式与内容相统一,口碑与成效双丰收,把“双遗”合作打造成具备美誉度的交流品牌。

  鼓浪屿管委会副主任张顺彬表示,“双遗”合作启动后,鼓浪屿和北庭故城将在文化交流、文化遗产保护利用、文旅融合等方面进一步密切联系,互相取长补短。鼓浪屿在遗产展示和文旅融合等方面有一些好的做法,可以为北庭故城遗址在文化惠民、文化利民上提供借鉴;北庭故城遗址在历史文化研究等方面开展了卓有成效的工作,也给鼓浪屿带来不少启发。今后,将借助鼓浪屿的平台推介吉木萨尔的旅游项目,助力吉木萨尔的文旅融合迈向新台阶。

  三位一体综合援疆

  注入强大发展动力

  吉木萨尔县委副书记、县长徐雪峰表示,厦门市通过“项目援疆、智力援疆、文化援疆”三位一体的综合援疆,真情实意奉献、真抓实干落实,为吉木萨尔县经济社会发展注入了强大动力和活力。“双遗”合作是两地友好往来的崭新起点,希望厦门市一如既往地关心、支持吉木萨尔,为吉木萨尔县文化遗产保护提供更多帮助,进一步揭开北庭故城昔日的辉煌。

  厦门日报社党委委员、副总编辑许若鲲表示,当前,厦门日报社正在文化领域不断深耕,此次为“双遗”合作牵线搭桥,就是厦门日报社积极扮演文化开拓者角色的一次新尝试。今后,厦门日报社将继续发挥主流媒体作用,推动“双遗”深度合作。我们将讲好新疆和福建之间协作的故事,讲好厦门和吉木萨尔之间协作的故事,讲好援疆人的故事,并在继续讲好鼓浪屿故事的同时,讲好北庭故城的故事,让更多厦门人、更多到厦门的游客深入全面地了解北庭故城丰富的历史文化。

  本次交流活动特别邀请了人类学家、博物馆学家、上海大学特聘教授、博导、上海大学图书馆馆长潘守永作了主题为“文化遗产保护与利用:工具、方法与社会参与”的讲座。潘守永以生动翔实的例子介绍了社区(生态)博物馆在中国的实践,给两地文化遗产保护工作者带来诸多启发。张顺彬也以“保护为先、文化为魂、以人为本”为题开展讲座,讲述鼓浪屿文化遗产保护的探索与实践,令在座人员获益匪浅。

  【声音】

  保护为先 文化为魂 以人为本

  ●张顺彬(鼓浪屿管委会副主任)

  鼓浪屿申遗期间曾面临诸多难题,譬如游客与居民的关系,旅游与文化遗产保护的关系、居住区与遗产地的关系等,最主要的是鼓浪屿定位不清的问题,最后我们决定将其定位为“文化景区+文化社区”开展保护。鼓浪屿坚持将保护放在所有工作的首位,注重科学规划、完善立法、精细保护和综合治理,严厉打击乱象,规范建筑行为。同时,鼓浪屿以文化为魂,促进文化回归,提升旅游品质,推动活化利用,以形成多层面的保护传承。申遗是为了更好的保护利用,居民为申遗做出很大的贡献,鼓浪屿也要对居民予以反哺,强调以人为本,凝聚共识,促进多元参与,成果共享,实现申遗惠民、申遗利民,推进以人民为中心的共管共享。

  未来,鼓浪屿将牢记习近平总书记的嘱托,让文物保护更有效,社区建设更完善,旅游发展更有序,文化传承有活力,自然环境有生机。

  宣传首要考虑通盘谋划全局视野

  ●许若鲲(厦门日报社党委委员、副总编辑)

  厦门在鼓浪屿整治提升和申遗前后,开展了大量的宣传工作,有一些经验可供参考。首先是通盘谋划,全局视野。厦门不是就鼓浪屿看鼓浪屿,而是提出要举全市之力来做好鼓浪屿申遗,要让鼓浪屿的整治提升经得起后代和历史的考验。因此厦门在宣传上站位较高,层层递进,把鼓浪屿的整治提升和厦门的城市治理和城市更新有机结合起来,也有力提升了厦门整体形象。北庭故城遗址具有非常重要的政治经济意义,它的保护利用以及宣传工作要结合吉木萨尔的整体发展一起考虑,争取各个层面甚至国家层面的支持。

  其次是引领舆论,凝聚能量。鼓浪屿的每一次提升都触及不同的利益群体,所以要及时、正面引导舆论。同时推动正能量的传播。申遗期间,《厦门日报》以主流媒体的担当,倡议开展“社区苗圃”等一系列活动,倡导“垃圾不落地”,收获了很好的宣传效果。

  最后是讲好故事,提升“四力”。文化遗产保护的宣传,尤其要提升叙事能力。北庭故城有深厚的历史底蕴和感人的历史故事,用包括电影大片等各种方式讲好故事,非常令人期待。对于厦门日报来说,借这次“双世遗”合作,我们还要结合脚力、眼力、脑力、笔力,及时捕捉新鲜素材,把新疆的故事带到厦门,与大家分享。

  两处世遗既互补又相似

  ●郭物(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边疆史研究室副主任、新疆考古队队长、北庭故城考古领队)

  北庭故城是一处遗址,在土里,鼓浪屿是动态的社区,在地面上,两者截然不同,却很互补。北庭故城面对的是草原,鼓浪屿面对的是大海,历史上这是国家始终非常重视的两个方向,一个是边疆意识,一个是海洋意识,都是重要的战略要地,所以说两者又有相似之处。目前北庭故城遗址遇到的问题是怎么把房子复原,吸引人们来景区参观,这里是很好的边疆教育基地,希望未来,在考古挖掘调查后,能把展示做到位,让参观的体验性更强,让更多人在参观中有所感悟。

  北庭故城遗址体现人类文化多样性

  ●刘国防(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社会科学院副院长)

  北庭故城遗址在历史上长期是个游牧民族的地带,如今也是农耕与游牧并有的地带。历史上,许多游牧民族在这里生存,留下印记,后来农耕进入,现在很多地方退耕还林,退耕还草,回到原来的生态,这是适应当地的发展。这就是一种价值,体现人类在历史时期怎样利用自然,怎么和自然和谐相处。

  北庭故城遗址是人类文化多样性的表现。很多人对新疆的认识有偏差,但历史上我们有西大寺、北庭故城这样的遗址存在,这证明了历史上文化是多样的,如果想否认历史,那是不可能的。这里还有教育国民的价值,我们应该好好利用文物遗址,让文物活起来。保护起来让一代代人都能看到。目前北庭故城遗址有个问题,就是一般人很难看懂,今后我们应该考虑怎么样展示,让大家来一趟有所收获,留下一点记忆、感悟。

  北庭故城遗址保护发展应注重长期规划

  ●丘刚(故宫鼓浪屿外国文物馆馆长)

  故宫鼓浪屿外国文物馆是目前故宫在国内唯一一个主题馆,因此我想在文化遗产展示方面分享一些经验。我们立足于博物馆的公益属性,目前已开展200余场公益活动,我们还是中小学的“第二课堂”,以常态化的方式开展社会教育活动,让公众充分共享优秀文化,扩大场馆的影响力和辐射力。而为了落实“让文物活起来”的使命担当,故宫鼓浪屿外国文物馆自主研发文创产品近120余款,内容涵盖了创意生活、文房雅玩、紫禁文化及服装配饰等,通过文创产品,让观众看得见带得走传统文化。

  另外,参观了北庭故城遗址后,我认为应该邀请国家文物局认可的团队对遗址的保护展示进行长期规划。在考古方面,要多学科交叉应用,例如环境考古、科技考古等。在展示上,要突出自己的特色,可参考洛阳的遗址公园,突出互动,让文物说话,让文物活起来。

  构建多层面治理框架保护文化遗产

  ●陈辉杰(鼓浪屿管委会文化遗产保护处处长)

  鼓浪屿文化遗产保护首先构建多层面的治理框架,包括完善立法和科学规划,今年7月8日起正式实施的《厦门经济特区鼓浪屿世界文化遗产保护条例》,是鼓浪屿申遗成功后厦门市为鼓浪屿文化遗产保护出台的首部法规,在优化管理体制、构建多层次保护体系、推动社会参与、共享和价值保障等方面进行了详细规定,为鼓浪屿的保护发展开启新篇章。其次是健全多层次管理机构,成立了鼓浪屿文化遗产保护委员会,进一步扩大文物保护单位和历史风貌建筑的保护范围。再次,鼓浪屿还积极开展测绘,并在保护修缮方面坚持高标准、严要求,推进空置历史风貌建筑的保护修缮,根据“加强岁修,减少大修”的原则,每年对部分历史风貌建筑开展小修保养。此外,鼓浪屿加强安全保障,由于多数建筑是砖木结构,因而尤为重视防火,请第三方一栋一案进行火灾风险评估,并请专业团队为全岛进行消防专项规划。

  吉木萨尔将建新疆“四史”馆

  ●赵永清(吉木萨尔县人大常委会党组副书记、副主任)

  北庭故城遗址是古代新疆领土和主权的实体物证,是新疆民族融合的实体见证,是新疆宗教发展的实体见证,是亚欧文化交流碰撞的实体见证,这些对应的就是新疆发展史、新疆民族团结史、新疆宗教演变史、新疆文化发展史,目前我们正着手在北庭故城遗址边建立新疆的“四史”馆。

  在北庭故城遗址的挖掘和保护方面,不得不说起申遗时,我们搬移了136户人家,实现了零上访,这说明遗产地的人民群众心特别齐。我们为一些佛像进行回填,为西大寺盖了个大棚,尽自己最大的能力进行保护。此外,北庭故城遗址的书面记载少,因而我们注重考古发掘,请来了郭物老师等团队。在研究方面,我们借鉴了敦煌研究院和吐鲁番研究院,建立了北庭学研究院,在北庭研究方面出版了9本书。

  但我们还存在一些问题,一方面是专家少,另一方面是数字化展示的条件薄弱。我们希望鼓浪屿可以提供一些帮助,邀请致力于研究西域文化、草原文化等方面的专家进驻指导,并介绍引入数字化展示方式,让西大寺遗址和北庭故城遗址重现当年的恢宏和辉煌。

  文化遗产监测做的是防微杜渐

  ●蔡松荣(鼓浪屿文化遗产监测中心主任)

  文化遗产的监测工作,就是做好遗产的预防性保护,把保护工作前移,因此可以说我们是鼓浪屿的“保安”和“巡警”,我们做的是防微杜渐。申遗成功两年来,鼓浪屿按照专业机构制订的监测方案,以监测预警系统为平台,较有序地开展监测工作,取得了一定成效。目前鼓浪屿的监测方式主要有自动监测设备、人工巡查、外部数据连接三个层面,重点监测建筑病害、游客人数变化、人为干预、环境变化等。依托监测预警平台,鼓浪屿还拥有较为完善的监测工作体系,形成网格化日常巡查制度、月报告制度、应急联动工作机制等,确保及时发现问题、上报问题和解决问题,做到履职尽责。我们还有专项课题制度,譬如,鼓浪屿榕树多,对建筑破坏性较大,我们与亚热带植物引种园合作,对全岛的文物建筑周边的植物进行调研,形成决策报告,为深入保护文化遗产提供学术依据。另外,上岛游客数量多,我们坚持每半小时更新一次上岛人数数据,并委托厦大分析年度游客数据,为旅游规划和文旅融合提供参考。

  文旅融合突出管理、服务和活化

  ●刘宁(鼓浪屿管委会文化遗产保护处主任科员)

  鼓浪屿是国家5A级景区,目前我们突出“管理”,严格依照日最大承载量5万人次来管控游客总量,完善管理机制,建立“黑名单”制度,成立旅游市场联合执法办公室,并在家庭旅馆、商业业态等重点领域加强管理,抵制不合理低价游的企业上岛,明确7种禁止性的商业业态和商业模式,让旅游市场更加有序、规范。同时,我们突出“服务”,完善服务设施,建立3个游客中心,全面推行“厕所革命”,推出电子导览手册和小程序,丰富游览内容,新设近10个高端展馆和博物馆,提升讲解服务,对4000多名导游、讲解员进行免费培训,让游客游览更便捷、舒心。我们还突出“活化”,借鉴其他国家地区的经验,活化利用文物建筑,活态传承社区文脉文化产业市场,每年扶持200多场家庭音乐会,让文化旅游更有内涵、有品位。我们还在努力平衡好遗产保护和旅游发展的关系、社区和景区的关系、居民和游客的关系,让景区反哺社区,让社区提升景区。下一步我们还将做到服务国际化、管理高端化、产业品质化、参与多元化,未来将鼓浪屿打造成为文化旅游融合提升的典范。

  我想为北庭故城遗址的保护发展发展提些建议,可以借鉴故宫打造文创产品,并且引进影视团队,以知名IP为题材拍摄影片,促进北庭故城遗址的宣传推广,并结合东侧的湿地公园打造遗址公园,增加游客的参与度与体验感。

  【名片】

  北庭故城遗址

  北庭故城遗址位于吉木萨尔县城以北12公里处的北庭镇。这一区域历经多个王朝更迭,公元74年,汉朝在此置戍已校尉,耿恭屯田,为西域门户。公元702年,唐朝设北庭都护府,公元708年改为北庭大都护府,此处为戍边中心。后元朝设尚书省,改称别失八里,此处为成吉思汗西征大本营所在地。

  北庭故城建于唐显庆三年(公元658年),废弃于明永乐十五年(公元1417年),遗址本体包括城址、北庭西寺(高昌回鹘佛寺)及周边建筑遗存。城址略成长方形,占地面积150万平方米,现存内外两重城墙以及城内12处建筑基址。城址以西700米处是北庭西大寺遗址,这是一座高昌回鹘的王室寺院,占地面积约3000平方米,内存壁画、塑像等。

  从整体布局看,北庭故城建设规模宏大,规划周详,防守严密,在古代是丝绸之路东天山北麓的第一大中心城镇,是天山以北地区重要的军政中心和交通枢纽。

  本组文字整理/本报吉木萨尔特派记者 林路然

展开阅读全文

责任编辑:周莉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