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里区“技术潮警”蔡荣泉 让蛛丝马迹“开口说话”
2019-10-17 13:49来源:厦门日报

  人物名片

  蔡荣泉:

  2007年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毕业后分配到厦门市公安局特警支队工作,2010年到湖里分局刑侦大队技术科工作至今。蔡荣泉2008年赶赴四川抗震救灾,荣获“抗震救灾先进个人”称号,2010年千里驰援新疆维稳处突工作,荣立个人三等功。

  先后荣获“全国公安刑事科学技术青年人才”“全省公安刑事科学技术现场勘验能手”“全省公安刑事科学技术检验鉴定能手”“全省公安刑事侦查工作成绩突出个人”“厦门会晤安保之星”等荣誉称号。自2017年担任科长以来,连续两年分局“一长四必”工作获得公安部通报表彰。

  蔡荣泉在暗房内使用紫外线射灯查找物品上的遗留指纹。

  

  近年来,湖里区扎实推进扫黑除恶治乱创安,先后打响全市首例清剿网络水军战役、打掉全市首个“套路贷”团伙、打掉全市首个医疗领域敲诈勒索犯罪团伙、打掉全市首例以“老人会”名义敲诈勒索案……这个过程中,涌现了一批批优秀的民警。

  在湖里分局刑侦大队技术科,就有着这样一位出色的民警。他很少直接破案,却能为破案提供证据,他不参与抓捕,却用科技手段锁定真凶,让蛛丝马迹“开口说话”。他还带领科室创建全省首个区县级网络勘查实验室,将现场勘查范围延伸到虚拟的网络现场,为案件的侦查及审判提供大量可靠的电子数据证据。

  他的名字叫蔡荣泉。在湖里辖区内发生的刑事案件犯罪现场,他都会带着相机、环形灯、外置闪光灯等工具,利用他所钻研的“潮技术”,破译一个个犯罪密码。

  今天,让我们一起走进湖里分局刑侦大队技术科,听听“技术潮警”蔡荣泉的故事。

  

  技术潮

  嫌疑人狡猾伪装还是被他模拟出踪迹

  他的技术有多牛?面对戴上口罩与手套的嫌疑人,他依然能够寻得一丝痕迹。

  今年7月份,湖里辖区发生一起入室盗窃案件。警方到现场后发现,从受害人所提供的屋内监控视频中可以看到,嫌疑人非常狡猾,作案时进行了伪装,试图不在现场留下任何证据。

  不过,仍然没能逃过蔡荣泉的追踪。现场,他模拟出了嫌疑人的踪迹,最终在受害者所居住的17楼外墙找到了一丝模糊的痕迹。再借助他所擅长的“潮技术”,对痕迹进行特殊处理,最终牢牢锁定证据,成功完成取证。

  让蛛丝马迹开口,蔡荣泉靠的不仅是一双“鹰眼”,还有他的“潮技术”。这就是他常年钻研摄影技术、摸索提取技术。为此,他捣鼓出了各类新潮的取证提取模式。

  发现痕迹仅仅是第一步,是否能够成为证据,痕迹取证显得尤为重要。蔡荣泉说,痕迹取证,就像给女孩化妆拍摄。首先要根据对象的不同,使用与之相适应的“妆容”,进行处理“化妆”,将最完美的一面完整的呈现出来。这就好比是拍照时,使用“滤镜”“美瞳”“瘦脸”等手段进一步美化对象。环形灯、外置闪光灯等,这些常见的拍摄工具,在蔡荣泉手中却大有用处。借助这些“潮技术”,让蛛丝马迹开口,为办案提供关键证据。

  案件可能无法直观地感受“技术潮警”蔡荣泉的高水平。他获得的刑事技术领域里最高的荣誉“全国公安刑事科学技术青年人才”,就是他实力的有力证明。除此之外,蔡荣泉还在《海峡科学》杂志上发表学术论文多篇,5篇论文入选首届全国电子物证论坛征文。他还受邀参加全国电子物证培训班和反舞弊调查技术高级研修班,进行经验交流。

  理念潮

  带领科室创新培养全能型警员

  当前,时代在发展,警务工作也在变革,信息资源已成为重要的公安战斗力要素。针对当前各类新型网络违法犯罪,蔡荣泉也紧跟时代潮流,将现场勘查的范围延伸到虚拟网络。

  2016年,凭借多年工作经验及对网络犯罪的职业敏感性,蔡荣泉不仅主动学习电子数据取证技术,还带领着科室民警利用业余时间,学习电子数据取证技术,创建了全省首个县区级网络勘查实验室。

  科室成立后,他带领着科室民警先后提取、梳理了容量约15T的固定嫌疑人电子犯罪数据,整理了数十本台账,为非接触性案件侦查、审讯提供有力证据。实验室投用后,科室民警为千余起个案、系列案件检验了3000份检材,在“扫黑除恶”“飓风肃毒”“打击电信网络诈骗”等专项行动中发挥重要作用。

  去年,湖里警方捣毁了一个以公司化运作的诈骗团伙,团伙成员达几十人,每个人手上最多有40多部手机。这仅靠技术员完成电子数据取证是非常困难的。

  蔡荣泉主导当天的取证工作,他根据前期掌握的案件特点,制定详细的现场取证流程,并对参与行动的侦查员进行电子取证方面的培训。在短短的7个小时内,初步完成对现场60余台电脑、近200部手机的固定、提取,还原嫌疑人的诈骗过程。最终,警方抓获嫌疑人20名,确认了受害者50余名,涉案金额达100多万元。

  在蔡荣泉的带领下,科室警员个个都是全能型选手。不仅熟练掌握痕迹探查基本功,对于网络数据还十分敏锐。今年3月,在一次排查中,蔡荣泉与科室警员们发现辖区一个网络推广公司的数据存在异常。借助新学习的电子数据取证技术,他们锁定关键线索,展开调查,最终固定证据。

  特写

  四个超大塑料袋装着破案“宝贝”

  蔡荣泉的背包里不仅有物证袋,还有4个超大塑料袋。每次从勘查现场返回,这些塑料袋总是满的。袋子里,能掏出破杯子、废弃包装袋,甚至是从垃圾桶里翻出的纸巾。这些东西,在别人眼中可能一文不值,但在蔡荣泉眼中却是宝贝,因为其中很可能有关键物证。

  蔡荣泉说,现场勘查是个“良心活”。勘查成效除了依靠技术,更要耐心细致。蔡荣泉说,在重大现场,翻垃圾桶是必要程序。垃圾桶里的垃圾,他要逐个检查,且拍照取证,就连揉成一团的纸巾也不能放过,打开来看一看、闻一闻,甚至还要带回去做检测。
在一起盗砸车窗案件中,蔡荣泉对车辆勘查后没有得到有效信息。再次勘查时,他在车门的脚踏板上发现一口痰。“脚踏板靠近墙壁,不可能是过路人吐的,也不是车主吐的,很可能与嫌疑人有关。”忍着恶心,蔡荣泉提取了痰渍,果然锁定了嫌疑人。

展开阅读全文

责任编辑:杨奕琦

相关新闻